婚姻怎么選都是錯的,一直走下去就對了

131262465249595502369_L
閨蜜玲子和我在手機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天。

停頓了好一會兒,我以為她下線了,正要放下手機,她發來一段語音:我家現在就是戰場,我和我老公天天吵,恨不得一時三刻離了。孩子也不安心學習,成績下降了很多,這個日子,真是沒法過了。

我問,為什么,是他有小三了還是你出軌了?

玲子發來一個白眼:想什么呢,你腦洞別那么大。

就是三觀不投,一言不合就吵,我說啥他都認為錯,都和我爭執,好像是故意氣我,我覺得自己都要被他氣出病來了。真后悔當初嫁了他,林子對我那么好,我竟然放棄了他,我真蠢。

我不再說話。

這種類似的話我聽很多人說過,甚至,我自己也說過。

記得那日,和老公大吵一架,我跑到姐姐家大哭:我受夠了,當初瞎了眼跟了他,小白對我那么好,我竟然錯過了他,我就是頭豬。

真是女怕嫁錯郎,我要離婚,去找小白!

是的,曾經有一個男孩子追了我兩年,被我拒絕了兩年。我訂婚時,聽小白的哥們說,他喝得大醉,空酒瓶扔了一地。那樣一個全力愛過我的人,卻未曾打動過我。我只喜歡老公這一款,才華橫溢的。

姐姐哼了一聲:算了吧,再讓你選八次也不會變,你還是選他!

想想姐姐的話也確實在理,就蔫蔫地回家了。

木心說,從前慢,一生只夠愛一個人。

我的父母一輩子也吵過很多次架,但我從來沒聽母親說過后悔嫁給父親的話。

父親年輕時參軍,他的姨媽和我姥姥是鄰居,從小看著我媽媽長大。她老人家很喜歡我媽媽,就把她介紹給自己的外甥。

爸爸和媽媽只見了一面,就定了親。婚后媽媽隨父親去了軍隊,后來又轉業回來。生兒育女,工作奔波,在一起生活了幾十年,我也沒聽說過日子沒法過了,要離婚之類的話。

我的童年,物質雖則不富裕,但父母濃濃的愛,從未讓我覺得日子艱難。

偶爾,父親下班回家時,會變戲法般拿出一件毛衣,或者一塊布料—-那是給母親的。每次,母親都嗔怪父親亂花錢,卻又滿懷欣喜地試穿新衣,然后讓父親看。

多年以后,回想斯情斯景,我總是想到那句: 妝罷低聲問夫婿,畫眉深淺入時無?或許,他們一生也不曾說過愛情,但是,他們的愛情,我見過。

母親臨終前,父親握著母親的手,不動,也不說話。母親看著父親說:“去理理發吧,頭發都蓋著耳朵了。”

那是母親此生對父親說的最后一句話。

那日,我給父親收拾屋子。日歷上落滿灰塵,停在母親去世的那天再沒翻過。上面寫著一個很長的數字,那是父母一生相守的日子。

我的爺爺奶奶是媒妁之言,在婚前連面都沒見過。奶奶十七歲那年,爺爺用一頂花轎接回了家。從此,生兒育女,侍奉公婆。幾十年,吃過無數的苦,經歷過太多生離死別的痛,九十多歲去世,也從未說過一句后悔嫁給我爺爺的話。

很羨慕上輩人的愛情,沒什么花前月下,海誓山盟,見了面就是一輩子,牽了手就是一生一世。貌似很平淡,其實是秋水長天。

上一輩的婚姻,根本沒有什么選擇,卻少有離婚的,只要結了婚就死心塌地過下去。

而我們這一代人,多了選擇伴侶的機會,卻總是閃結閃離,總是后悔。選了美女,還惦記著才女;選了帥哥,還想著才郎;選了身邊的,還思念著遠方的。大抵,每個人在婚姻中都有掙扎過、退縮過的時候吧。

可如果,回到從前,讓你重新選擇,你多半還會選擇現在這個人。

其實,人生的每個階段,都有每個階段的認知,不必在三十歲的時候,悔恨十七歲的愛情。

婚姻需要的是用心經營,慢慢磨合,適度妥協。愛從眼角出發,奔向鬢角,這貌似很短的距離,卻需要一生的跋涉才能抵達。所有的情,都是從耳鬢廝磨中走出來,最終變成心疼和牽掛。

婚姻怎么選都是錯的,只要過下去就是對的。

所謂“過”,就是一寸一寸地走下去。

沒什么天荒地老,不過是點點滴滴的積累。在相愛時,存下點感動;在吵架時,懂一些讓步。讓目光專注,愛無旁騖,一心一意對待眼前人,將錯就錯,一錯到底。

歲月一身袈裟,終將用愛渡化。

當柴米油鹽上開出了花,雞毛蒜皮中寫滿了詩,日子吵吵鬧鬧地過下去,婚姻,就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