靠微信推廣 豆漿油條一年賣5000萬

    村上春樹創造了一個詞——「小確幸」,指的是微小而確實的幸福,是稍縱即逝的美好。村上春樹說他生活中的小確幸多得不得了,例如買回剛剛出爐的香噴噴的麵包,他站在廚房裡一邊用刀切片一邊抓食麵包的一角,那一刻可以察覺到幸福,真係文青到暈。他說,沒有小確幸的人生,不過是乾巴巴的沙漠罷了。

    上海交通大學附近有一條小街,叫幸福里,小確幸到不得了,街口有一豆漿店「桃園眷村」,賣豆漿油條煎餅肉包,光靠微信推廣,一年能做5000萬人仔。

    桃園眷村是豆漿油條界的LV,從2014年開出第一家店以來,桃園眷村在北京、上海和成都一共有了12家店,這個被中國網友稱為「會寫詩的豆漿碗」、「開在LV邊上的燒餅油條店」,一年多來在中國人的微信朋友圈不停被瘋傳,其中上海泰州路店還24小時營業,深夜食堂的概念很像是把誠品書店的做法移植到餐飲業。主打台灣情懷、小確幸、文青Feel,桃園眷村讓市井小食華麗轉身,兩蚊賣到十蚊。

    餐飲一直是個大生意。根據《2015年中國餐飲市場分析報告》,去年全國餐飲收入達到3.231萬億元,同比增長了11.7%,餐飲消費占到社會消費品零售總額的10.7%。不僅是桃園眷村,很多新式餐廳都看准了這個時機。桃園眷村的誕生,起因於老闆聶豹五年前的一次台灣行。當吃到夜市師傅起灶做的一份熱騰騰的燒餅油條,他就決心把這個「小時候吃過的味道」帶回上海。2014年十二月,桃園眷村於上海泰州路開出第一家店後,短短一年間即在中國刮起了一陣飲食旋風,光是去年上海的五間門店就刮出了超過五千萬人民幣的營收。

    我經常去的就是位於幸福里那家,貪佢人少不用排隊,價錢卻一點也不便宜:油條一條六蚊;甜豆漿一杯八蚊、鹹豆漿一碗12蚊;燒餅則依餡料的不同,從10蚊至32蚊不等,當然單位是人仔,定價比街邊小店貴三倍多。目前連同上海、北京、成都已有10間店,單店單日營收高達10萬人民幣,今年底預計會在中國開出超過20家店面。桃園眷村的選址,全數集中在商場、購物中心或Office區,如新天地、日月光、北京三里屯等,人流多,年輕人、白領上班族更多或消費能力高的族群,藉此可拉高單價。桃園眷村每天客流平均約七、八百人,但週末就有上千人。

    這個中國人搞的台灣文化品牌為什麼能成功?為甚麼不是香港人?這值得我們深思。

    如果你有機會品嚐一下桃源眷村的產品,你大致能猜到它為何賣得這麼貴。首先包裝比較講格調,這也是台灣美食的長項;盛豆漿的碗碗底還得印上「我願意為你磨盡我一生」的字樣——這種「知心體」和超長菜名基本上是近年熱門餐廳的標配;素白牆面寫著「時間在舌尖」等字、裝修用水磨石地板、白瓷磚牆面、花紋毛玻璃打造懷舊的台灣眷村味,一樣高掛海報、標語,不同的是不再「反攻大陸」,而是講「忠孝、仁義」。

    年輕人一看到馬上iPhone先吃,再即Post上社交媒體;口味也十分創新,傳統台式燒餅里加上吞拿魚、沙律等餡料,豐富了燒餅的口感及選擇。這樣一來,一碗豆漿可以賣到十幾元,一個燒餅可以賣20多元,宣傳費全免。

    小確幸是找到生活的情趣,是對生活的尊重,也能讓我們發現其中一些被遺忘的快樂。這些快樂,與財富的多少並無太大的關聯。在節奏感快速的城市,很多人選擇拼命工作賺錢,犧牲所有時間換取財富,為了追求外人看來高貴奢侈的生活。穿著光鮮亮麗,卻以機器製造的食物充飢,用昂貴的粉底蓋住厚重的黑眼圈。可是,以我看來,奢侈感的生活並不是用名牌手袋或是帶著耀眼Logo的鞋子才能堆砌出來。

     

    每天早起一小時,和家人一起品嘗用心準備的早餐;在一天忙碌的工作之後,回到家沏上一杯熱茶,坐在溫暖舒適的沙發上盤著腿,看一本自己喜愛的小說,或是用自己精心挑選的港女煲為愛人燉煮一鍋香氣四溢的濃湯。

     

    香港就是被「茶餐廳」的即食文化搞死,忘掉了很多生活上的小確幸。消費者買的是綜合體驗,不單是要吃東西,他想感受這個品牌想要表達的東西。消費者還是喜歡聽故事,只是很直白地說我們餐廳好,是沒有價值的。

     

    一個人生活品質的改善,並不需要多少錢來堆砌,更與地位無關。把日子過得精緻了,才是你的本事。只有對生活不將就,才能把日子過成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