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杰:香港娱乐圈不容忍我

歌手王杰5月17日在北京工体场举办个人演唱会,上世纪8、90年代,他以一曲《一场游戏一场梦》走红歌坛,曾是两岸三地最当红的歌手。如今再度在内地开唱,被传出身患顽疾,或许会成为绝唱?

拍照时,王杰很配合地摆出姿势,有别于采访时的犀利与不忿。

《封面人物》王杰:如果我会圆滑,就不会现在这个样子了。时长约8分钟

腾讯娱乐专稿(主笔/骚大人 摄影/小钢 摄像/王栋)

提到要去采访王杰,旁边人怔了一会问:“张杰吧?”

这个在上世纪90年代声势不输“四大天王”的巨星,到了现在,已经甚少有机会被人们提及。二十几年前,王杰再婚,城中权贵悉数盛装捧场,台视、香港电视台都为这场婚礼作特别节目,还邀请刘德华、杜德伟等艺人共同祝福,一时风头无两。

这些年,他的名字一度和酗酒、赌博、惨遭劈腿等八卦小料划上了等号,00后多半不知道“王杰”还等于多首华语乐坛无法忽略的经典——比如《一场游戏一场梦》是王杰的代表作而非一篇“总裁文”。

“你说我酗酒、赌博,现在资讯这么发达,你见到过一张照片吗?”、“到现在为止,我不过……四段感情,对于我这个年纪来说实在太糟糕了。”在说数字之前,52岁的王杰掰着手指停顿了一下,眼睛朝上翻了翻。

采访中的大多时候,王杰的“控诉”都像竹筒倒豆子。他把自己这些年来遭受的不公,视作作为正义卫道士的代价,并释放出与香港娱乐圈不相共存的态度:“香港娱乐圈是中国人世界里最丑陋的地方。”在腾讯微博中,王杰常会因为某个言论,连续几天为自己辩解、抗争。“一直有人希望王杰垮掉”,他愤愤道。

王杰:如果我会圆滑,就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了

去年“得罪”了成龙大哥和一大波粉丝

“为什么别人当评委都没事就我有事?我就是那个倒霉鬼”

去年,王杰得罪了两波人。一说是成龙,在《我的中国星》节目里,担任导师的王杰对成龙的徒弟进行了一番“毒舌评论”,这在已经不流行毒舌的选秀界尤为扎眼,学员淘汰后,王杰也草草下课;二是担任《直通春晚》评委时,批评华晨宇和左立的演唱,招致了两人粉丝的围攻。

王杰有些纳闷:明明讲话很小心啊,况且有时根本就是在夸别人嘛。“为什么别人当评委讲别人都没事,我讲别人就会有事,而且也没有难听、恶意的东西。甚至于去称赞一个歌手唱得比原唱好也不行。”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