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泰坦尼克」號有6名中國倖存者 背後有段很醜陋的故事


從昨天起,有個事火了:「泰坦尼克」號當年沉沒時,上面原來有8個中國人,6人生還!英國小哥Arthur Jones 還拍攝了一部紀錄片,名字叫《The Six》,走訪了他們的後代,試圖還原當年的故事。

消息傳開後,好多人覺得這英國小夥不簡單,肯定鍥而不捨,在舊籍中披沙揀金,才翻出這種「秘聞」。

要是大家知道,當年這6個中國人在西方「家喻戶曉」,會怎麼想?要是大家還知道,當年他們的「名聲」是極端負面的,又會怎麼想?今天,已閱君來聊一聊這件當年中國人蒙受了極大冤屈的事。
他們為何能上「泰坦尼克號」?

在當時,「泰坦尼克」號是一流的超級豪華巨輪,上面怎麼會有中國人?

原因很簡單,他們不是乘客,而是船上燒鍋爐的工人,登記名字是:FangLang、LeeBing、AliLam、ChangChip、ChoongFoo、LeeLing、LingLee和LenLam。只能查到3個中文名:鐘捷、李炳、炳新。

為了節省成本,當時船務公司喜歡招華人船員,往往在三處招工:寧波、海南、香港。這8個船員,有是寧波人的可能性。當時第一次世界大戰還沒發生,護照和簽證,是戰後才普遍推行的,他們大概因為在香港上船,所以統一登記為香港居民,但實際上不一定。
他們只有一張船票,票價56英鎊9先令11便士,可供8人使用,三等艙,編號1601,工資只有同樣工作的白人船員的五分之一。1997年版的電影《泰坦尼克號》上,原本有華人的鏡頭,後期製作時剪去了。2012年「泰坦尼克號」海難百年,3D增補版上映,當時中國電影市場頗為可觀,外國電影喜歡加點「中國元素」,這鏡頭又被恢復了。


2012年增補版《泰坦尼克號》,原先被剪掉華人的鏡頭又回來了。

他們經歷的事,也很簡單:1912年4月14日,「泰坦尼克」號首次航行,就撞到海中冰山,2小時40分鐘後沉沒,1502人葬身海底,705人生還,其中就有他們。

「騎士精神」怎麼出爐的?

現在說起「泰坦尼克」號,人們的第一印象是:海難發生後,船上秩序井然,婦孺優先入艇逃生,樂隊鎮定自若,不斷演奏樂曲,船上乘客盡顯高貴剛毅之氣。
真是這樣嗎?就此,中國社科院程巍研究員通過翻閱當年海量的媒體報導,寫了一本書:《泰坦尼克號上的「中國佬」》,揭開這種印象是怎麼造出來的。


程巍研究員出版的《泰坦尼克號上的「中國佬」》(英語中「中國佬」屬於貶義詞)

海難發生後,英國人很尷尬,因為船是他們造的,又是他們開的。船上美國人死了不少,起初美國媒體猛烈朝英國「開火」,「扒」出很多內幕:比如說撞上冰山前一個多小時,船上就不斷接到過往船隻的警告,生還的英國水手克萊恩稱「瞭望員昏昏欲睡,船上其他指揮官和船員都喝得醉醺醺的」等等。

這是事實,英國無法反駁。但英國媒體自有妙招:「把白事吹成紅事」,猛烈吹噓英國人的「紳士精神」。對「泰坦尼克」號的那些印象,最初就是英國人造出來的。

最出格的編造,就是關於一個「女英雄」戈登夫人的事蹟,稱她最後一個「入艇」,鎮定自若。實際上,她和丈夫上了救生艇後,立即塞給船員5英鎊錢,讓他們快點劃走,結果這艘可裝40人的小艇,只裝了12人就劃走了,其中7人還是船員。

美國人也不遑多讓,1912年4月19日《紐約時報》稱,輪船公司紐約碼頭負責人說,英國國會議員、美國參議員等「大人物」,爭先恐後搶救生艇,船員們不得不開槍,將他們趕下來。《紐約時報》顯然不喜歡這種說法,這則新聞後跟了一條報社的按語,稱他胡說八道。第二天此人嚇得趕緊改口,說記者誤引。
真實的情況是:海難全部七百餘名生還者中男子占了一半,而美英男子又在其中占一大半。按艙室的檔次來看,頭等艙生還率是62%,二等艙48%,三等艙25%。

英國和美國媒體「狗咬狗」,猛吹自己,揭對方的短。但突然間,英美媒體聯合起來,大吹起「盎格魯-薩克遜人始終不渝的騎士精神」、「盎格魯-薩克遜男人才是真正的男人」來。

這又是怎麼一回事呢?
一番周折後,他們找到了這6個人

原來,英國和美國媒體「咬」了大半天后,突然發現:這是大水沖了龍王廟,一家人不認一家人!

「泰坦尼克」號屬於白星公司,註冊為「英國皇家郵輪」,但英美報紙被告知了一件事:這家公司實際掌控者是美國摩根財團掌門人 J.P.摩根。另外,美國大西洋沿岸的旅遊業老闆們,也對美國報紙大罵英國人不負責任不滿,因為他們很希望英國遊客來,要是英國輪船公司不負責任的形象傳出去,誰還敢坐船到美國旅遊?

於是,英美媒體三百六十度大轉彎,開始了大合唱,吹起「盎格魯-薩克遜人」的「騎士精神」和「紳士風度」來了。但這種吹噓要使人相信,必須要有個「反面教材」或者參照物。

在當時,種族主義盛行。在英國和美國「鄙視鏈」上的外人不少:黑人、愛爾蘭人、義大利人、中國人等等。這就變味成了國家實力的PK。

用黑人當替罪羊,英美早有傳統。「泰坦尼克」號上,確實有個黑人,但不幸的是,他死於海難。就這樣,還被人用上了,羅根·馬歇爾1912年6月出版的《泰坦尼克號沉沒》中稱:這個黑人搶奪首席電報員的救生衣,結果被副電報員布萊特擊斃了。搶救生衣的事確實有,但被搶的人最初說搶他救生衣的是個白人。所以,可以看出後來的說法,純粹是睜眼說瞎話。

傅滿洲的形象,是對華人進行種族歧視的一個象徵。

愛爾蘭人也常被「黑」,本來是個好題材,但這次碰巧不行。首先,「泰坦尼克」號是一萬多名愛爾蘭工人造的,這眾所周知;愛爾蘭人畢竟和英國人、美國人打交道時間太長,對他們媒體這一套再熟悉不過了,要是胡亂黑,會激起眾怒,正好又趕上當時愛爾蘭獨立運動風起雲湧,所以英國政府明確表態:你們就不要火上澆油了。
當時,義大利人也常被「黑」。於是,《紐約時報》報導稱:三等艙乘客們瘋狂撲進救生艇,其中三個義大利人被船副用槍擊斃。在美國參議員聽證會上,「泰坦尼克」號五副諾維說:義大利人「眼裡全冒出兇狠的光,像群野獸」,「時刻準備從那裡躍進救生艇」。

義大利雖然弱,但畢竟也是當時的列強之一。於是,當時的義大利駐美大使古薩尼和使館法律處職員溫森佐找到了這個五副,表示如果他再堅持這種詆毀義大利人的說法,那就「走著瞧」,這個五副嚇得連忙改口,說他是猜的,當時情況慌亂,根本看不出來。

所以,選來選去,只剩下中國人了。更何況,8個中國人,居然能活下6個,這比例也實在太高了。

這6個中國人是怎麼逃生的?

再來說說他們是怎麼逃出來的。

在當時,船隻出事後,船員們先通知了一等艙的富貴者,引發了那場後來隱瞞的慌亂。但這時,坐三等艙的人們並不知道船要沉沒,就算知道,他們也逃不出,因為艙門被鎖住了。

後來,艙門被打開了,三等艙的人們蜂擁而出。但在這時,很多救生艇已經放下水了。剩下的還有一些,但不允許他們上。就在這時,其中5個中國人發現船的甲板上,有一條破了的小船,驚恐亂奔的人們根本沒想到它也能用來求生。

這5名中國人齊心協力,將這條實際上沒法救命的小船拋入大海,再跳下海,浸在水中,抱著這條船,在海裡載沉載浮,幸好後來遇到了救生艇,被人救起;另一個中國人落水時,正巧身邊有塊門板,他牢牢抱著,也遇到了救生艇,因此得救。

英國小哥的紀錄片,證實了他們當年是如何逃生的。

他們最後一批被放上甲板,又不讓上救生艇,還能奇跡般生還。有三個原因:運氣好,碰巧看到一艘破了的小船;中華民族向來有遇險時鎮定冷靜,靈活機變,危難中相互扶持的傳統,這時候就發揮出來了。

最後一個原因相當諷刺,最早被給予逃生機會的那些人,主要是英國和美國人,過於慌亂,救生艇很多人還沒坐滿,就匆匆放下水去,反而使他們獲救時,得到了位子,要是救生艇當時全是滿的,他們遇上了也等於沒遇上。

他們因歧視差點送命,雖然大難不死,這家輪船公司仍欠他們一個公道。

他們怎麼變得「家喻戶曉」?

但在當時,這種事實是不會被說出的,更不可能有人對他們當面道歉。

英美媒體需要一個「反面教材」。

先是有媒體捏造,說他們是混入船上的偷渡客,隨身帶有女人用的披巾,在船員組織女乘客優先進入救生艇時,順利偽裝逃生,「卑鄙地盜竊」「英勇」的「盎格魯-薩克遜男人」讓出來的求生機會。

但他們畢竟是船員,有文書做證據,這麼編造很難叫人信服。接著又有人編造說:他們沒偽裝成女人,而是乘著船上紳士們秩序井然地排隊時,鬼鬼祟祟地摸了過去,潛伏於救生艇底逃生。但這還不行,因為之前已經說過他們是從海上救起的。

美國早年拍的醜化中國人的電影(注意,這上面的「中國人」是白人演員演的)

於是又造了種說法:「他們從甲板跳進救生艇,踩傷了艇中的女乘客。」這事倒是真有,但是「移花接木」的,跳進救生艇的不是他們,而是美國富翁斯騰格爾和所羅門。更叫人驚奇的是:這兩個人竟然被美國媒體封為英雄,因為他們在船上「幫著劃槳」,體現了「盎格魯-薩克遜男人」的「英勇氣概」。

在當時,中國國力本來就弱,又正好爆發了辛亥革命,自顧不暇。英美媒體抹黑他們,更沒有任何顧忌,不用擔心發生抹黑義大利人時發生的那種事。

也不可能有目擊者為他們說話。4月21日《紐約時報》披露,為防止生還船員向外透露海難實際情形,白星公司將他們隔離一艘船的底艙,並派偵探嚴加把守,還勒令他們「別做聲,否則將丟掉白星公司的工作。」

在不斷「抹黑」後,這6名死裡逃生的中國人,被說成證明中國人不守規矩、狡詐、奸滑的證明,成了「劣等民族」的象徵,成為西方家喻戶曉的反面人物。

100多年過去,還欠他們個道歉

這些事,這6名獲救的中國人當時應該不知道。

「泰坦尼克」號獲救的人,先被送到一個叫達艾理斯的島上,然後被送往紐約。美國當時有排華法案,他們不允許進入美國,所以第二天,他們就離開了,上了另一條船,繼續他們的船員生涯。

除了他們之外,所有其他獲救的人,都被允許進入美國。美國媒體當時敢這麼猛造他們謠,這也是其中一個原因。反正他們正在去往古巴的船上幹活,根本不可能知道美國媒體怎麼說他們,就算知道,因為根本不懂英語,也無法辯解。最關鍵的是,當時壓根就沒人會找他們。

造謠最[高·潮]時,很多頭等艙和二等艙的乘客,雖然不曾和他們謀過面,卻也紛紛聲稱自己「目睹」了他們的「卑劣行徑」。原因很多,正如前面所說,他們中有些人用卑劣的辦法活了下來,卻要把自己包裝成英雄;在當時,種族主義傾向盛行,不少人出於這種心理,哪怕沒親眼見到,當人問起,也要「政治站隊」,反正中國當時弱,就算他們造謠造到天上去,也不會有人找上門。

在獲救者中,只有他們被禁止進入美國。

不讓上救生艇,自己憑著本事,在極度危險中,設法逃出生天,還要被很多人說成是壞人,其他人都被允許進美國,他們就不被允許。國家弱小,國人被不被外國人當人,現在說起來,滿滿都是傷心淚!

至於他們到底是什麼身份,又是用了什麼辦法,在海難中逃生,對當時很多英國和美國人來說,既不重要,也不值得關心。反正,這8個中國人中有6個活了下來,僅此就足以證明他們是壞蛋,進而還可以證明所有中國人是壞蛋。

這充分說明一個事實:個人的命運,確實和國家的命運聯繫在一起。

這裡有個例證:前段時間,西班牙巴賽隆納發生恐怖襲擊,13人喪生,一時之間,西方媒體紛紛報導。但在此前5天,非洲國家布吉納法索首都瓦加杜古也發生了恐怖襲擊,18人身亡,卻少有人知。同樣都是命,受到的關注卻大不同。

和當年這6名中國人的遭遇成對比的,是最近這幾年,美國好萊塢電影中,往往不會忘記放進華人演員去,雖然有時候角色設置得無關緊要,更不敢如上世紀時,將他們設成反面角色,背後的理由很簡單:中國強大了,票房要緊啊。

這位英國小哥想到拍這部紀錄片,還事實以真相,值得讚賞;我們更希望,當年那些造謠者,還他們一個公道!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