紀實攝影:做整形手術的女士們

不管是好是壞,西方標準確實影響著全世界。從汽車到手機,甚至是胸部。在韓國,整容手術成風,目標就是看起來不那麼像亞洲人。這裡有很多做完手術後的照片,韓國藝術家Ji Yeo將“變美”過程中的醜陋一面展現出來,在美醜之間尋求平衡。

Yeo是在上網時冒出怕整形術後照的點子。她幫助首爾的女性進行術後恢復,作為交換,這些女性允許她在恢復過程中進行拍攝。她的目標是探索自己在這些被修改過的身體環繞下會產生怎樣的情緒。

Yeo說:“他們都很痛苦,非常不適,但是我也能感到他們激動的情緒。”

她的照片傳遞出一種令人毛骨悚然的厭惡感,就像一個朋友在講述自己的傷疤如何而來。它們絕非醫療照片,因此得以迅速拉近了與觀者的距離,部分原因也是因為Yeo與她的作品產生了共鳴。她說:“我在這一切的中心用心體會。我時常擔心我的存在是多餘的。”

Yeo的一幅作品的對像是在一次治療中削了下巴並進行全身抽脂的女士。三週後,她將接受隆胸手術,三週前,她開了眼角墊了鼻子。這位女士在6個多月的時間裡總共接受了16次整容手術。

Yeo說,她是在拍攝這套“美麗康復室(Beauty Recovery Room)”的過程中遇到這位女士的,“這很常見。一點也不極端。”

對於29歲的Yeo來說,對於整容手術的後果產生興趣也有自身原因。她說:“我曾想就要接受大型的整形手術,就是幾乎包括全身的那種。沒有人真正告訴過我會產生什麼副作用,也沒有提到麻醉的事情——這對我來說可能致死。”

Yeo沒有馬上進行手術,她決定先通過她的鏡頭來調查一下這個過程。她發現韓國文化中對完美形體的迷戀以及發達的整容業,只是一個完美的假象,是這些沒有醫院會拿出去宣傳的“術後”照片所堆砌起來的。

Yeo說:“找到願意在術後面對鏡頭的人是最困難的一件事。”

為了找到願意在動過刀之後被拍的對象,Yeo並沒有去聯繫整形機構,她認為他們並不會歡迎她對這些事情的調查。她在一個當時備受好評的網絡論壇裡刊登了廣告。這個論壇一直在整形機構的黑名單中,用戶們分享術前和術後的照片,並對機構和人員進行評價。

和其他地方一樣,在首爾,手術恢復期的人也想找一個私密的地方來養傷。 Yeo說:“他們沒有朋友或家人的陪伴。”Yeo遇到了不止一個女性躲著她們的丈夫接受手術。

所以,Yeo提出了這樣的條件:“我會等在手術室門口等著你們出來。”此外,她還會在他們接受完痛苦的手術後最難熬的幾天裡幫助他們恢復。

她說:“我為他們買藥,煮湯,開車送他們去醫院,並且開車送他們去複診。我讓每個拍攝對像在我家住一周。”

作為交換,他們同意接受拍攝。 Yeo說:“雖然他們躲著其他人進行康復,他們在鏡頭面前還是很激動,也很有自信。”

Yeo大多數的拍攝對像都不富有,但是很有動力。一位女士從銀行貸款進行隆胸,卻發現因為自身問題沒法兒在短期內接受手術。她並沒有選擇將手術延期或歸還貸款,而是接受了隆鼻並縮小了下頜。

Yeo說:“當時我很吃驚,但現在我知道這一切都是為了整容,不論在哪裡,也不論用什麼方法。”

對於Yeo來說,追求完美的壓力並非什麼新鮮事物。大二的時候,她發現在攝影界允許有差錯,甚至差錯常常會帶來以外的驚喜。她說:“在我過去的生活中,不允許犯錯——我必須一直保持完美。”

Yeo說,就像美國一樣,韓國媒體鼓勵人們去崇洋——特別是美國人,被視為美的典範。這種現像也不斷滲透至生活中的方方面面。公司偏向在美國留學過的求職者,就像Yeo也曾在紐約的國際攝影中心和美國羅德島設計學院求學。

這種留學經歷帶給她寬廣的眼界,了解美國和韓國文化分別是如何看待身體和外表,她也對人體形象產生了自己的認知。在先前的工作中,Yeo拍攝了來自飲食障礙互助小組的熟人們,她大學時曾在兩年多的時間裡每週參與該小組的活動。在試探著和小組中的女性們建立起友誼後,她邀請她們接受采訪,並在她們家中接受拍攝,併或多或少地在鏡頭前露出身體

最初,她們並不情願,甚至反感。 Yeo說:“她們都至少有四次在最後時刻用各種各樣的理由取消拍攝。”但是最後,她總會接到她們的電話。她們對身體的不安、與食物的鬥爭令自己感到痛苦,她們希望能夠接受拍攝來改變自己。這會有用麼? Yeo說:“也許短時間會有效,但是長期……大概不行。”

Yeo也曾用自己的方式進行體像認知的實驗。大學的一個午後,在美國布魯克林的河畔,她穿著緊身衣站在一個標牌旁,邀請人們在她的身上畫畫,告訴她哪裡應該接受整形。 Yeo說:“沒有太多人願意參與。我在那兒站了2個半小時以上。人們看著我,用手機拍照,我覺得自己就像動物園裡的猴子。”

那些參與者們提供了積極的建議而非批評,不久那些討論就變為她身上的標記。 Yeo說:“我的身體就像是變成了一塊白板。”

在她進行“美麗康復室”作品中,她發現保持聯絡很困難。 Yeo說:“三到六個月後,他們大多都不再回我的短信或電話。可能他們都不願意回想起那段時光,他們正在用全新的外表享受新的生活。”

她曾用來尋找拍攝對象的“獨立”論壇此後名聲越來越臭,論壇主被爆收受錢財,上傳虛假的對比照和評論。

Yeo說:“自從我完成這個作品以來已經過了一年多。現在一切都變得不一樣了。這些事情變得太過極端。”

其中之一就是整形機構變得像皇宮一樣豪華,有娛樂中心之類的奢侈設施。另一件事是看到了接受目前流行的整形手術的人,Yeo說:“你根本意識不到他們是亞洲人。這是我的新目標。”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