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賭城大屠殺的謎樣兇手 64歲的退休會計師如何奪走59條人命?

他今年64歲,是一名退休會計師,離婚多年不曾再婚,沒有子女,有一位菲律賓裔女伴,幾年前搬到美國內華達州的寧靜小城梅斯基特,當地距離賭城拉斯維加斯約130公里,許多居民是像他一樣的退休銀髮族。他投資房地產賺了不少錢,不愁吃穿之餘,經常到賭城試試手氣,玩一注100美元(新台幣3000元)的電動撲克,順便聽幾場演唱會。

9月28日,他住進拉斯維加斯大道(Las Vegas Strip)的曼德勒海灣度假村(Mandalay Bay Resort and Casino)。10月1日當天晚上10點左右,飯店外的廣場正在舉行一場盛大的鄉村音樂演唱會,尾聲將近,高潮迭起,他用錘子敲破32樓房間的窗戶,拿起一把自動步槍,開始瘋狂掃射下方隨著音樂搖擺的2萬2000名群眾。


拉斯維加斯的曼德勒海灣度假村,破窗處就是兇嫌開槍的32樓房間

不是穆斯林,不是移民或移民第二代,不是少數族裔,不是暴力犯罪前科犯

他不是穆斯林,不是移民或移民第二代,不是少數族裔,不是暴力犯罪前科犯,不是會被川普政府貼上「疑似恐怖分子」標籤的危險人物。因此全美國甚至全世界都在問,史蒂芬.克雷格.帕德克( Stephen Craig Paddock)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人?

帕德克62歲的女友丹麗(Marilou Danley)案發當時人在菲律賓,警方初步排除她涉案嫌疑,目前她也還沒有出面。但美國媒體發揮強大的調查報導能耐,很快就找到帕德克的弟弟艾瑞克(Eric Paddock)與他27年前就離婚的前妻,還有許多鄰居和前同事,試圖抽絲剝繭,釐清這個看似尋常的退休老人為什麼會犯下美國歷史上死傷最慘重的大規模槍擊案。

2017年10月1日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兇嫌帕德克( Stephen Paddock)的弟弟艾瑞克(左)接受媒體訪問

艾瑞克住在佛羅里達州奧蘭多(Orlando),當地去年6月也發生一場49人遇害的槍擊慘案。艾瑞克告訴記者,他得知大他7歲的哥哥竟然是賭城大屠殺的兇手時,「我們驚呆了,完全無法理解。」「他從哪裡弄到那些自動武器?他沒有任何軍事背景。」「他就住在梅斯基特(Mesquite),會開車到拉斯維加斯賭博。他只做一些很平常的事。他愛吃塔可鐘(Taco Bell)的墨西哥捲餅(burrito)。」

「我們全家就像被天外飛來的小行星擊中」

帕德克沒有酒癮或毒癮,沒有精神疾病病史,沒有參加任何教會或政治組織,不是白人至上主義者(white supremacist),除了一次交通違規之外不曾跟執法單位打過交道。儘管恐怖組織「伊斯蘭國」(IS)宣稱帕德克是他們的「戰士」,當局查不出他與任何國際恐怖組織有任何關聯。因此不難想像艾瑞克為什麼會說:「我們全家就像被天外飛來的小行星擊中。」

如果一定要說帕德克有什麼「問題」,那就是他好賭,尤其好賭電動撲克(video poker),曾經一口氣贏了25萬美元(新台幣750萬元),女友丹麗也曾在內華達州另一座賭城雷諾(Reno)的賭場工作。但帕德克環境優渥,擁有不少房地產,賭本應該不成問題。而且從大開賭戒到大開殺戒,還是有一大段空白的線索有待填補。


2017年10月1日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兇嫌帕德克( Stephen Paddock,右)與弟弟艾瑞克

帕德克與艾瑞克還有一個特殊的背景:他們的父親班傑明(Benjamin Hoskins Paddock)是個江洋大盜,曾經犯下多起銀行搶案,1961年被判刑20年,1968年越獄,之後長期名列聯邦調查局(FBI)的「十大要犯通緝」(Top Ten),1978年落網回籠;簡而言之,就是一個有如迪林傑(John Dillinger)的人物。

班傑明幾年前過世,但艾瑞克強調,他很早就離開他們的母親,他們兄弟倆與他形同陌路。


2017年10月1日拉斯維加斯槍擊案兇嫌帕德克( Stephen Paddock)的父親班傑明

好賭成性,父親是江洋大盜,母親90多歲仍健在……

兄弟倆與90多歲、也住奧蘭多的母親似乎就親多了。帕德克生前最後一次聯絡弟弟是9月初的時候,艾瑪(Irma)颶風侵襲佛州,他們母親住的地方停電,他傳簡訊問弟弟母親的狀況,「母親還好嗎?」(How’s Mom?)。此外,帕德克平時每周或每隔一周都會打電話給母親,最近還送她一具助行器(walker)。

帕德克結過婚,前妻目前住在加州洛杉磯,但這段婚姻只維持了6年,沒有子女,而且兩人27年就已仳離,早已不再聯絡。

媒體還訪談了幾位帕德克的舊識與鄰人,比較特別的印象就只有他不太理會人,經常出遠門,每隔一陣子就會搬家,社區幾乎感覺不到他的存在。帕德克讀過大學,1980年代曾在軍火大廠洛克希德馬丁(Lockheed Martin)的前身服務。帕德克有私人飛機駕照與2架飛機,但已經很久沒去做飛行必須的健檢。

10月1日大屠殺之後。警方在帕德克房間搜出16把步槍與手槍、瞄準鏡(scope)、三角架和數百發子彈。至於他的作案動機,仍是一團迷霧。拉斯維加斯警察局(LVMPD)警長隆巴多(Joseph Lombardo)說:「目前,我還無法進入這個變態人物的內心世界。」

那天晚上,帕德克一個人殺害了59人、擊傷527人,以最血腥的方式寫下「歷史記錄」。帕德克奪走的最後一條性命是他自己,在度假村客房內飲彈自盡之後,他那顯然極度變態、極度扭曲卻又看似尋常的內心世界,恐怕已永遠關閉。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