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喜歡養狗狗,但又覺得叫聲煩人又擾民,於是直接把狗狗的聲帶切掉了,在人的私慾面前,一個寵物算什麼?近日,在成都青白江花鳥市場內的狗市區域,一位中年男子拉開了一張桌子,當街做起了狗狗聲帶切除手術,生意頗為火爆。網友將圖片上傳網絡之後,引發不小爭議,拋開人道不說,而成都商報記者走訪發現,該「江湖郎中」並沒有取得動物診療的相關資質,且當街給寵物做手術,已然違反了動物診療涉及的相關法律法規。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現場

五分鐘剪一個

工具不消毒不清洗

在青白江區花鳥市場的狗市區域,分門別類的狗狗品種沿街陳列,路中間人頭攢動,這個專做狗狗聲帶切除術的攤位就深藏在其中。

9月14日上午10點,切割聲帶的「獸醫」剛把攤位擺起,旁邊等待「手術」的狗狗就已經堆了一地。「獸醫」籠上了一條圍布,拿出了自己的工具——夾子、燈、棉花、壓脈帶、麻藥和針頭,不過均沒有進行隔菌的存放。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一隻白色的博美犬被摁在了桌子上,「獸醫」用壓脈帶拴住其右前腿,用針頭將麻藥推了進去,30秒之後,狗狗漸漸失去了意識,「獸醫」的助手用兩根紅色的繩子,分別套住狗狗上下齒,然後用力往不同的方向拉伸,狗狗瞬間被拉成了一副張牙裂齒的模樣,面目猙獰。

獸醫一手拿著帶光的工具,一手拿著夾子,同時伸進狗狗的口腔中,一陣擺弄,聲帶就被毀了,獸醫將剪下的部位隨棉花一起直接扔到地上,狗狗被提到旁邊的地上,5分鐘之後慢慢甦醒。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1個小時,「獸醫」給10條狗狗剪掉了聲帶,大約5分鐘就可剪一個,成都商報記者發現,壓脈帶和夾子在沾了血跡之後,「獸醫」並未清洗和消毒,直接使用,地上到處是狗狗的血跡和棉花。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自曝

沒有相關診療資質

獸醫:「哪裡管得那麼嚴哦」

成都商報記者以顧客的身份與對方交流時,對方自稱是開寵物店的,以賣狗為主,只是多年前跟別人學會了狗聲帶切除的技術,於是在狗市趕集時擺了個攤位。每個星期的周三和周日,該「獸醫」都會準時出現在青白江區花鳥市場內,狗市的商販和買狗人幾乎無人不曉。

不過,「獸醫」稱自己並沒有從事動物診療的相關資質,「要啥子證哦,哪裡管得那麼嚴嘛。」被「獸醫」稱作是一台手術的聲帶切除,在一張桌子和毫無清潔可言環境中就完成了,也正因為此,價格格外低廉,每條狗50元到100元不等。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成都某寵物醫院的負責人告訴成都商報記者,在對寵物進行手術之前,通常會先做全身的術前體檢,看能不能做這個手術,而在手術期間,會進行全面的消毒,手術室的空氣都是經過過濾的。「在街邊有很多未知的風險,比如給狗狗打麻藥,如果出現意外很難對狗狗進行搶救。」同時,手術時會出血,而血液也是一個潛在的感染源,肯定會有傳染的風險,在無菌的手術室都不能保證一點感染幾率都不存在。

「在這種環境下對狗狗做聲帶切除,不僅對狗狗有風險,都周圍的居民的健康也帶來了威脅。」成都諧和宜家動物醫院醫生助理葉文傑說。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官方:

已違反動物診療規範

需具備動物醫療許可證

成都商報記者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相關條例了解到,設立從事動物診療活動的機構,應當向縣級以上地方人民政府獸醫主管部門申請動物診療許可證。

而《動物診療機構管理辦法》中明確提到,申請設立動物診療機構的,應當有固定的動物診療場所,且動物診療場所使用面積符相關規定,動物診療場所選址距離畜禽養殖場、屠宰加工場、動物交易場所不少於200米,動物診療場所設有獨立的出入口,出入口不得設在居民住宅樓內或者院內,不得與同一建築物的其他用戶共用通道。青白江區農業和林業局工作人員向成都商報記者確認了上述規定後,還表示動物診療機構需具有布局合理的診療室、手術室、藥房等設施,具有診斷、手術、消毒、冷藏、常規化驗、污水處理等器械設備,以及一整套無害化處理等管理制度。

寵物診所需具有1名以上取得執業獸醫師資格證書的人員,寵物醫院需具有3名以上取得執業獸醫師資格證書的人員。根據《四川省〈中華人民共和國動物防疫法〉實施辦法》規定,從事動物診療或者診療輔助活動的人員,應當按照國家規定取得執業獸醫師資格證書或者執業助理獸醫師資格證書,憑與具備診療條件的單位簽訂的勞動合同,向當地縣級以上獸醫主管部門申請註冊或者備案。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查處:

自稱為了不擾民

已勒令停止手術接受調查

17日上午11時許,擁擠的狗市在一場小雨中,漸漸褪去嘈雜。「獸醫」再次將手術台——一張破舊的簡易方桌,擺放在街面上。幾名狗主人分別攜帶著多隻不同品種的狗狗來到現場,排著隊為狗狗進行手術。「獸醫」圍著圍裙,坐在一旁,不停地忙碌著。青白江農林局農業綜合執法大隊的幾名執法人員也來到了現場,對其手術診療活動進行執法檢查。

「有診療許可證不?」執法人員詢問。「沒得證。」男子回答。「那就不能進行手術哦。」執法人員說。面對執法人員詢問,該男子並未停下手中的手術,對執法人員的檢查也表現出了不耐煩,「狗叫擾民。」一旁的幾名狗主人也隨聲附和,「狗叫遭投訴,做聲帶手術現在又說不行,那你們說該咋辦。」

「如果沒有診療證是不行的,你這個已經是診療活動了。」執法人員提出要求,「麻煩你停下來,到辦公室接受進一步的問話。」男子依舊沒有理會,而是把現場的幾隻狗狗做完才停下來。

在隨後的調查中,據該男子回應,自己名叫曾某某,跟人學會了這項手藝,也只會這一項,因此要通過考試來獲得許可證幾乎是不可能的,「根本通不過,也不曉得具體該咋辦手續。」在收費上,曾某某說,一般做一隻狗收費50元,大型犬則收80元。

根據執法人員的調查,曾某某未取得動物診療許可證,涉嫌違規從事動物診療活動。執法人員也對其手術工具進行了暫扣處理,並勒令其停止手術活動,接受進一步調查。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割聲帶消犬吠,體貼還是殘忍?

狗狗主人說:叫聲太擾民,割聲帶總比丟棄了好

寵物醫生說:此舉不人道,可通過訓練改變狗狗習慣

被送到青白江花鳥市場切割聲帶的狗狗品種,包括博美、泰迪、薩摩耶、鬥牛犬,部分狗主人甚至一連給自己的四、五條狗切除聲帶。一位狗主人介紹,自己養狗的是為了售賣幼仔,一養就是20多條,「叫聲太吵,有人舉報,有人來查,只好把聲帶切割了。」

而一位自稱只養了一條泰迪的女主人說,狗狗每天在家裡喊叫,確實難以忍受,還要打擾鄰居,乾脆把聲帶切了。那會不會覺得有些殘忍和心痛?「這個辦法總比把狗狗丟棄了好吧。」

成都商報記者了解到,前來給狗做聲帶切除手術的除了部分寵物狗主人外,不少為狗販子。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記者諮詢了成都多家知名的動物醫院發現,在做切割狗狗聲帶這一手術的醫院並不多,成都諧和益家動物醫院醫生助理葉文傑說,一方面的原因是切割聲帶這一手術的需求量不大,另一方面是醫院也不願給狗狗切割聲帶。

在網友將狗狗割聲帶的圖片發到網絡之後,引發了很多網友的反對聲,「要麼一開始就不要養,要麼就不要嫌棄狗狗愛叫。」而另一位網友則稱,「這種做法太過粗暴,不能說狗要咬人,就把牙齒拔了吧。」

[新聞】 花鳥市場現狗狗割聲帶攤位 5分鐘剪1個

葉文傑建議,對於喜歡喊叫的狗狗,可以將其送到專門的訓狗機構,或者請老師上門教狗狗的行為,「其實喊叫的習慣是可以改善的。」

You may also lik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