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vdoobv论坛

请选择注册新户口或登入已有户口

登录 注册

513暴乱 笼罩大马半世纪的阴影

回复
lavender
帖子: 193

513暴乱 笼罩大马半世纪的阴影

帖子 lavender » 周五 5月 17, 2019 1:05 pm

图片

513事件是马来西亚的历史疮疤,也是一些人不愿多谈的禁忌话题。为了配合这个纪念日,我们将与读者一同走入时光隧道,重返50年前的案发现场—吉隆坡。

我们透过官方报告及相关书籍,节录了513暴乱的事发经过,部分内容或许会令你感到不安,但我们希望能以史为鉴,让所有马来西亚人——无论你是否经历过此事——共同认识历史,并勾勒出社会集体的未来。

1969年,马来西亚还是一个很年轻的国家。当权者除了要应付共产党,还得处理脆弱的族群关系。

日本的侵占与英殖民政府的统治,加深了族群之间的不信任,族群之间不时发生小冲突。

在5月10日大选投票日的数周前,两名党工分别在吉隆坡和槟城惨遭杀害。一人来自巫统,另一人则是来自劳工党。

投票日前夕,劳工党在吉隆坡为被击毙的党员办了丧礼,现场来了数千人,局势非常紧张。

图片
《海峡时报》封面报道揣测,没有政党能掌控霹州和雪州议会多数议席,因此这两州议会可能重选。(1969年5月13日)

大选初步成绩显示,联盟(国阵前身)多个议席都输给了华基在野党行动党和民政党,雪州陷入悬峙议会。当时,吉隆坡仍属于雪州。

图片

图片

图片

5月11日及12日,在野党在吉隆坡游行,更以种族言论嘲讽马来人。结果此事激起巫青团的不满,他们决定在5月13日黄昏,举行一场反制游行。

接下来,发生了什么事?

5月13日
中午12点
骚乱的谣言
吉隆坡多处


谣言流传指当晚7点半巫统的反制集会可能发生暴乱,私会党党员之间开始分派武器。

5月13日
傍晚6点
第一场冲突
文良港


手无寸铁的马来群体从鹅唛往雪州大臣哈伦住处时,遇上华裔路人嘲弄挑衅,双方爆发冲突。大部分马来集会者折返,有些则继续骑摩哆前进。

5月13日
傍晚
6点20分
马来青年聚集
雪州大臣哈伦住处


哈伦住处此时已聚集了约 5000人,部分马来青年两小时前就已抵达,此时仍未出现骚乱。他们拿着棍棒和布条,有些手持巴冷刀和马来短剑。

5月13日
傍晚
6点20分
砍死送咖啡男孩
太子路(JALAN RAJA MUDA ABDUL AZIZ)


早前与华裔社群爆发冲突的马来人骑摩哆抵达,大喊“文良港中招了”。

随即,马来暴徒在路上砍死一名送咖啡的华裔男孩。

5月13日
傍晚
6点40分
火烧货车与2名华裔男子
太子路(JALAN RAJA MUDA ABDUL AZIZ)


哈伦政治秘书阿末拉扎里屋外,一台小货车被烧毁,还烧死了车内两名华裔男子。

阿末告诉哈伦后,哈伦爬上一辆巴士呼吁民众冷静,惟无法控制现场民众高涨的情绪。

图片
当时,陈松青(左)与阿都拉曼诺(Abdul Rahman Mohd Noor,右)在甘榜峇鲁目击了暴徒残杀路人。那一年,拉曼21岁,陈松青则只有17岁。

5月13日
晚上7点
马来暴徒肆虐攻击
太子路(JALAN RAJA MUDA ABDUL AZIZ)


晚上7点,马来暴徒开始四处攻击华人。华人店主向暴徒抛掷瓶子,马来暴徒反击的同时,也纵火烧毁店铺。

5月13日
晚上7点
镇暴队发射催泪弹
端姑阿都拉曼路交通圈


镇暴队在秋杰交通圈拦截了150名暴徒,并发射催泪弹。暴徒随后折返撤退到甘榜峇鲁(Kampung Baru)。

同时,镇暴队驻守在端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旧称峇都路Batu Road)、拉惹劳勿路( Jalan Raja Laut)、秋杰路(Jalan Chow Kit)及甘榜峇鲁。

5月13日
晚上
7点15分
华印店主联手抵抗
端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


暴徒蜂拥到端姑阿都曼路,沿路燃烧店屋,华裔及印裔店家组成防护人墙抵抗暴徒。

“他们用任何可以找到的东西为武器,巴冷刀、杆子、铁条、瓶子……我看着一名老人可怜地握住一把铲子。”

波比利斯(Bob Reece,外国记者)


图片
金马路(Jalan Dang Wangi,旧称Jalan Campbell)及叶亚石路(Jalan Yap Ah Shak)靠近甘榜峇鲁地区的店铺被摧毁。

5月13日
晚上
7点15分
联邦大道拦车杀人
联邦大道


关于冲突的谣言传来,激怒了甘榜克灵芝(Kampung Kerinchi)的马来村民。

“晚上7点15分,他们用树桐封住了四条车道的联邦大道,一台小货车被烧毁,还烧死了车内两名华裔男子。阿末告诉哈伦后,哈伦爬上一辆巴士呼吁民众冷静,惟无法控制现场民众高涨的情绪。”

卡尔(Karl Von Vorys , 历史学者))


5月13日
晚上
7点15分
暴力蔓延至更多马来甘榜
甘榜班丹(KAMPUNG PANDAN)与甘榜拿督克拉末(KAMPUNG DATUK KERAMAT)

暴力持续蔓延。马来青年骑着摩哆到甘榜班丹,散播“甘榜峇鲁发生屠杀”的消息。

20分钟后,有人纵火烧毁一间店屋。甘榜拿督克拉末一间华裔住宅也遭人纵火,一名老人葬身火海。

傍晚7点45分,政府透过广播宣布戒严。

图片

5月13日
晚上8点
纵火烧巫统大厦未果
端姑阿都拉曼路(JALAN TUANKU ABDUL RAHMAN)

华裔及印裔开始反击,破坏马来店屋和汽车。他们也试图纵火烧巫统总部大厦,但最终失败,现场的宣传车被烧毁。

5月13日
晚上
8点23分
马来人在戏院遭杀害
柏屏戏院(REX CINEMA),联邦戏院(FEDERAL CINEMA)与京华戏院(CAPITOL THEATRE)


华裔男子手持武器闯入戏院砍杀马来观众,造成多人死亡。镇暴队在首京华戏院附近驱散了逾千名华裔暴徒,并赶紧将伤者送入医院。

图片

暴徒闯进端姑阿都拉曼路上的数间戏院,包括京华戏院。

5月13日
晚上9点
警官命令开枪射杀
雪州警察总部


负责巡逻的警察要求增派人员协助维持秩序,惟接获上级命令开枪射杀。

“我正在命令你,用你的枪!你听不到吗?射他们!”

5月13日
晚上
10点半
近距离开枪
吉隆坡中央医院


此后,送入吉隆坡中央医院的伤者近乎都是华裔,他们大部分都带有枪伤,而且是近距离射击的枪伤。

5月14日
午夜
12点15分
援军开枪镇压
拉惹阿郎路(JALAN RAJA ALANG)


一名持械华裔男子开枪,军人随即反击,当场击毙11人。

多份报告显示,巴生河(Sungai Klang)和布诺斯河(Sungai Bunus)附近传来一阵枪声,但开枪者的身份迄今不明。

5月14日
凌晨5点
停尸房堆满尸体
吉隆坡中央医院


医院三大停尸房堆满尸体,已没多余空间,但尸体仍连续不断被运送来。

图片
吉隆坡中央医院(图中的背景建筑)就座落在暴乱发生地点的大约一公里外。

图片
在吉隆坡孟沙路(Jalan Bangsar),一辆车在暴乱中遭破坏。

图片
太子路(Jalan Raja Muda Abdul Aziz)上一辆被翻转的车辆。这里是暴乱开始的地方

图片
金马路被烧毁的商店

图片

殃及近万居民
吉隆坡多处


多个受影响地区的约7500居民获派食物援助。

种族紧张关系持续数个月。华商抵制购买巫裔农产品。冼都(Sentul)在6月爆发打斗事件,造成15人死亡,惟情况很快受控制。

513暴乱伤亡人数
官 方 数 据
196死亡
439受伤


官方数据显示,共有196人在这场暴乱中丧命。
但外交官相信,死亡人数接近800人。

死亡人数
华人(143)
马来人(25)
其他族群(28)

受伤人数
华人(270)
马来人(127)
其他族群(42)

52 人遭枪杀
35华人,10马来人,7其他族群。

182 人遭枪伤
125华人,37马来人,18其他族群。

259 人遭其他武器致伤
145华人,90马来人,24其他族群。

9143 人被捕
大多数是华人,主要被捕原因是违反宵禁。

5561 被控
大多数是华人,主要被捕原因是违反宵禁。

45 被控纵火或谋杀
大多数是马来人。

私会党党员则被监禁在槟城木寇山,并没有上庭接受审讯。

紧急状态隔日

政府于5月13日晚上8点透过电视宣布戒严,一开始实施全日24小时戒严,直至5月15日才在清晨时分短暂解除宵禁。后来,宵禁逐步放缓,每日下午3点至隔日凌晨6点半之间不准外出,持续至5月底。

这些照片是时任国家元首苏丹依斯迈纳斯鲁丁( Sultan Ismail Nasiruddin Shah)签署颁布紧急状态后,隔日1969年5月15日带着相机到吉隆坡街道上拍摄的。

图片
拉惹路(Jalan Raja)上的苏丹阿都沙末大厦( Sultan Abdul Samad building)大钟楼显示着当时是下午,但经过暴乱后的吉隆坡街道异常寂静。

图片
当时的峇都路,也就是今天的端姑阿都拉曼路, 是513暴乱发生时的其中一个重要地点。这张照片也是时任国家元首在5月15日戒严时所拍摄。

图片
武吉免登路(Jalan Bukit Bintang)本是人们平日购物和娱乐的热闹街区,时任国家元首1969年5月15日所拍摄的武吉免登路则完全寂静无人。

图片
戒严期间的吉隆坡街道空无一人,除了在镜头身后拍摄这张照片的时任国家元首。照片左上角的建筑显示这是吉隆坡半山芭(Pudu)奧德翁酒店(Hotel Odeon)附近的街区。

权力转移

6月24日,国会暂停运作,政府成立国家行动理事会(NOC),由时任副首相阿都拉萨领导。权力从首相东姑阿都拉曼手中转移到阿都拉萨。

1971年,国会重新召开会议,阿都拉萨出任首相。一些学者认为,有人通过这场暴乱来发动政变。

图片
阿都拉萨(中间坐者)领导国家行动理事会。

当时,尽管土著(马来人与原住民)占人口大多数,但他们仅持有2.4%的企业股权。阿都拉萨相信,只有公平分配财富才能促使国民团结。

1971年政府推行新经济政策,利用扶弱政策,提升土著的持股比例。新经济政策理念及对其他政府政策的影响,一直持续到今天。

图片
1970年9月23日,在国会举行的东姑阿都拉曼欢送会上,阿都拉萨与东姑阿都拉曼握手。

513事件改变了的不只是政策体制,同时也让目击者、暴力幸存者及他们的家属心中留下多年未抚平的阴影及伤痕。

马来西亚并不是唯一面对历史创伤的国家。南非新政府曾透过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带领人民探寻种族隔离的残忍真相,并共同迈向和解;德国则以严格的法治,为纳粹大屠杀受害者伸张正义。

外国的经验或许能够引以为鉴,惟学者也提醒,我们不可忽略马来西亚独有的社会脉络。半个世纪后,马来西亚的和解之路应该如何走?

图片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