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vdoobv论坛

请选择注册新户口或登入已有户口

登录 注册

【沙比利你躲去哪了?】马来人果然是扶不起的阿斗~~马来数码城又死1间!! 只风光4个月,如今只剩一店一摊位硬撑~~

回复
admin
Site Admin
帖子: 248

【沙比利你躲去哪了?】马来人果然是扶不起的阿斗~~马来数码城又死1间!! 只风光4个月,如今只剩一店一摊位硬撑~~

帖子 admin » 周日 12月 09, 2018 4:43 pm

图片

(关丹8日讯)去年10月在关丹甘布路玛拉大厦底楼开设的 “关丹玛拉数码城(MARA Digital)”,新张期间顾客人潮反应踊跃,却在今年初开始人潮逐渐滑落至门可罗雀,受冲击的业者纷纷选择退出,余下者只能苦撑,整个商场陷入苟延残喘的局面。
“关丹玛拉数码城”是吉隆坡刘蝶广场事件后设立的巫裔商家电子产品广场玛拉数码广场,专为扶助土着业者而设的一站式手机及通讯科技产品商场。这座商场去年10月29日由前朝时任乡村及区域发展部长拿督斯里依斯迈沙比利主持开幕。

图片
关丹玛拉数码城开业至今超过一年,如今显得门可罗雀、苟延残喘。

从18店家剩2家

业者披露,新张初期,商场内一度有多达18间专营智能手机及通讯科技产品与配件的商店在营业,人潮及生意量都让人感到满意。

但是,随着今年开始人潮大减、生意严重滑落后,业者继续苦撑了大半年,最终于上个月开始陆续退出,目前商场内只剩下一家销售智能手机配件的单位,以及一个销售摄影器材的小摊位(Kiosk)。当然,除了顾客人潮稀少以及,业者与商场管理层之间存在问题的是原因之一。

图片
商场内目前只有一家手机店及一个小型摄影器材销售摊位苦撑。

商场只“活”了4个月

KVK Gadjet东主拉惹朱卡耐因拉惹胡先向记者披露,虽然目前整个数码城商场内只剩下他们一家商店继续营业,但是为了减轻营运开销,他们的规模被逼缩小,从原本较大的商店单位迁移到比较小的单位。

“这个商场自开张后实际上只‘活’了4个月,最初销售额尚不错。但是如今由于顾客人潮实在太冷清了,而造成几乎全部业者都退出。

图片
由于受到生意惨淡冲击,关丹玛拉数码城业者于一个月前开始纷纷退出。

服务不够多样化

“我发现这个商场(在吸引顾客人潮方面)面对许多问题,如不够多样化。这里除了出售手机及配件之外,就没有维修手机或电脑等其他服务了。人们要的就是可在一个地方就能找到所有东西,可以让他们选择,因此他们都去了其他地方消费,久而久之,越来少人愿意来这里 。”

他也指出,关丹玛拉数码计划并未达到其企业政策的宗旨,因为这里许多商家都是从关丹以外的地区如吉隆坡引入,这也导致本地小商家难生存。

“在这里,我是唯一的彭亨州子民,其他都是外地的,他们看到生意难做,就纷纷放弃了。

“我相信如果进来营业的是本地商家,他们一定会想方设法解决问题来生存,毕竟这是我们的地方。如果政府有意改变玛拉数码城的概念,这些问题都应该纳入考量。”

他说,他曾经联络彭亨州玛拉的代表,希望能通过对话寻找如何让这个商场重生的方案,并确保这个商场可以再次成为人们的焦点,并且帮助本地土著企业的发展。

“关丹玛拉数码城仍然具有本身的优势和潜质,因为它的地理位置理想,也提供充足停车位等便利。”

图片
艾莎披露,便利店每天的营业额不超过100令吉,生意持续惨淡下也让她开始担忧本身的工作是否能继续。

业者:靠分行生意拉长补短

业者拉惹阿马力(36岁)指出,KVK Gadjet在关丹玛拉数码城、马哥打路及关丹监狱路各有一间分行,而在玛拉数码城内的分行根本无法靠本身的生意量来生存,必须依赖另外两家分行的生意“拉长补短”,才能维持营运。

店员:人潮每天平均20多人

而店员沙里尔阿立夫(21岁)指出,目前来到商场的人潮,每天平均介于20多人,而在发薪期间,人潮稍微增加,一天最多可到50人,而星期六及星期日则是人潮最稀少的日子。

“我们的顾客群主要来自于附近政府及私人界办事处的上班族以及一般民众,而且除了中午休息时段及傍晚人潮稍微有一些以外,其他时段都是冷冷清清的。”

图片
沙里尔阿立夫(左一)披露,商场内顾客人潮目前平均维持在20人左右,最多也只达到50人。

便利店受冲击提早打烊

另外,在玛拉数码城旁边开设的便利店,也受到同样的冲击。店员艾莎(24岁)披露,虽然她在这里工作仅7个月,却见证了这个商场从人潮热闹逐渐变成冷清。

“我们的便利店之前得益于这个新商场带来的人潮,生意量不错,一天的营业额介于400至500令吉,但是之后却突然静下来,如今每天营业额都不超过100令吉。”

她披露,由于生意实在太惨淡,因此其雇主已经调整了营业时间,从原本上午8时30分营业到午夜12时,缩短到傍晚7时就打烊。

“由于眼见商场内大部分商店都退出了,便利店的生意也不好,因此我担心连这里也营业不下去,目前只能等雇主的决定了。”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