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页: 1 / 1

馬來西亞奇案實錄 – 謝文晶姦殺碎屍案

发表于 : 周五 5月 31, 2019 1:30 pm
lavender
图片

图片

1992年,剛度過農曆新年的安順人留下最沉痛的記憶。

年僅16歲的馬來西亞女中學生謝文晶慘遭姦殺,屍體還被大卸八塊,丟進安順人最熟悉的霹靂河。整個地區的人們為之震動,警方查出真相之後,人們的悲憤無以復加。

文晶的單親爸爸謝仰義有多傷痛,是任何人想像不到的,更教他痛心的是,姦殺女兒的竟是他多年來一直多方照顧的朋友。所以,當法庭於3年後判決兇手表罪成立,爸爸才能露出一絲悽苦的笑容。 兇手最終被判誤殺罪成,坐牢15年,他在牢中唸佛懺悔,似是逐點洗去身上的血腥與罪孽。如今他出獄多年,卻無顏重回家鄉,因為霹靂河滔滔流水,迄今洗不去安順人心頭的痛。

图片
時年16歲的謝文晶,個性好動,樣貌清秀惹人喜愛。她是安順三民國民型中學一名初中三學生,年底准備投考初級文憑考試(SRP)。

離家失蹤

1992年2月27日,亭亭玉立的謝文晶騎著她最愛的紅色腳踏車出外,父親交待她去找住在安順胡錫康路的35歲好友張振順收取萬字票( 一種彩票遊戲 )。但是,平日下午5點多便准時回家燒菜煮飯的文晶,卻不見蹤影。

文晶不曾在外面過夜,但是徹夜未歸,當年44歲的文晶父親謝仰義四處尋找,當然先到好友張振順的家。

張振順說:“文晶2點多來過,沒多久就走了”。

謝仰義看到好友70多歲的父親臥病躺在床上,神志迷糊,但屋內沒有異樣,張振順還要求仰義替他打包食物。

謝仰義當天兩次上門,卻不知道女兒已經慘死,而且是藏屍在好友的床底下。

图片
凶案發生的現場

撈碎屍無懼色兇手自爆破綻

隔日,文晶還是沒有回家,父親也請假四處向親友打聽,但一無所獲,唯有向警方報案。

就在謝文晶失蹤2天後,一名造船工友經過霹靂河畔時,赫然發現一具剩下半身殘缺不全的女性屍體,便立即向警方投報。

图片
造船工友發現一具殘缺不齊的下半截屍體。

警方之後封鎖現場進行調查,不久後,警方也在距離發現碎屍的400至500米的河畔,發現了由腰以上的上半截屍體。屍身連著頭部、胸部及腹部,身穿青色T恤,臉部完整,惟雙手被砍斷,不知所縱。死者腹部慘遭切開,五髒溢出,臭味熏天,死狀慘不忍睹。

不過,警方最後還是無法找到死者的雙手和左腳,估計死者慘遭冷血兇徒砍成8斷。

图片
兇手張振順自告奮勇,徒手打撈屍體。

胸前有傷痕

當警員要求圍觀的村民協助將撈起的碎屍搬運上車移往醫院時,在現場的阿順自告奮勇上前協助。首先他將下半截斷屍裝入一個塑膠袋,隨後再協助警員將上半截斷屍搬上黑廂車。

然而張振順的一舉一動,早已被在場的警方看在眼裡; 眼尖的警員看到打赤膊的張振順胸前有一些可疑傷痕,並對他毫不懼怕屍體和屍臭味的大膽表現感到關注 ,因此對他引起懷疑,之後就扣留了他協助調查。 過後也證實阿順身上的傷痕,果然是雯晶遇害時掙扎之際而留下的破案線索。

警方在扣查張振順不久後,一名垂釣人士在司馬登渡頭對面撈蝦時,赫然發現一只斷腳,警方後來確定斷腳屬於謝文晶的右腳,惟左腳仍不知所蹤。因此,文晶家屬在為她運往火葬前,因整具屍體缺乏雙手和左腳,所以只好為她裝上紙扎手腳代替全屍,再送往怡保三寶洞火化。

碎屍過後被法醫證實為同一人,是就讀安順三民國中的16歲女學生謝文晶,死因為勒斃。

另一邊廂,張振順在被扣查的首幾天都一直死咬不承認自己就是干案凶手,但在警方多次的盤問下,他才開始露出破綻,整個案件也水落石出,原來他暗戀謝文晶已久,因此試圖以迷奸來占據文晶。

暗戀不成 下藥迷姦 藏屍床底 凌晨肢解

文晶9歲那年,雙親離異,她和年長2歲的哥哥俊威,與父親謝仰義一起住在安順胡錫康路,張振順不但是他們的鄰居,也是謝仰義非常要好的朋友,而文晶一直視張振順為叔父。

謝仰義教會張振順油漆,由於張振順不懂騎腳踏車和騎摩多,所以謝仰義每日都不辭勞苦的從兩英里遠的住家,騎摩多載阿順一起出外工作,放工之後,他又同樣坐摩多載阿順回家。 想不到這個平日的好友兼拍檔,卻變成可怕的殺手。

35歲的張振順來自一個破碎家庭,他缺少母愛,從小就跟父親相依為命。他個性孤僻,30多歲仍未結交女性,朋友也沒有幾個,而且許多當地人都不喜歡他,因為有人發現他在別人的沖涼房鑽洞偷窺。

接到情書難為情

1987年的一場大火燒毀了謝仰義的家,他們搬到2英哩外居住,但一家人仍與張振順保持密切。沒有人想到,從小看著文晶長大的張振順,竟對她產生了忘年的愛慕之意。有一天,文晶接到了叔叔的情書,她當時覺得非常為難情,便少去這個叔父的家。

文晶曾向女同學提起說,雖然張振順很關懷她,彼此也談得來,但她對這個年齡比她大許多的叔叔並沒有任何愛意。文晶疏遠了張振順,只有16歲的她並沒有防人之心,她當天上門找張振順,年邁的張父也在家,更教她沒有任何防備。

張振順準備了兩杯摻了迷幻藥的解熱飲料,一杯給父親,另一杯給文晶,她喝下去便與張父一同昏迷。這也解釋了,為何當日謝仰義到張家尋找女兒的時候,張父同是迷迷糊糊的。

图片
死者就是被收藏在這床底下。

電線勒死棄河裡

文晶醒來後,發現自己已遭叔父姦污,令她非常悲憤,聲明要報警控告張振順。她掙扎要逃離狼窩,混亂間,張振順以青色電線勒死她,藏屍床底。次日凌晨時分張振順以巴冷刀和鋸子將她分屍,拋入霹靂河內。

他以為滾滾大河會沖走屍塊,永遠不會有人知道文晶去了哪裡,但天網恢恢,屍體並沒有被沖到大海,反而一直留在他屋後的河底。

图片
死者謝文晶的上半截遺體,就在此橋末端處被發現,這也是張振順屋後通往霹靂河流的板橋。

事後,警方在張振順家內發現謝文晶的2枚戒指和項鏈,也帶走多樣他用來犯案的凶器,當中包括一把鋒利的柴刀、一把板鋸、一條青色電線和一塊石頭,同時也在該屋內發現床板等物件染有血跡。 此外,文晶失蹤當天所騎的紅色腳車,也在其住家後面被發現。

1994年6月4日,雖法庭判張振順謀殺表面罪名成立,並交由高庭處理;但在1995年6月26日再次開庭審訊時,在控方修改控狀下,張振順成功逃出鬼門關, 控方將控狀轉為誤殺,張振順當下就俯首認罪,最後被判監禁15年。

獄中唸佛迴向文晶

等待審訊的期間,張振順在獄中皈依佛教,每天為文晶誦經, 仿如變了另一個人,也開始吃長素。當時他向一名到獄中探訪他的義工坦誠,事發當時他服用了藥物,因此受到藥物刺激,以致喪失人性,才幹下人神共憤的命案。

老父去世無法送殯

他一夜間變成所有人口中的惡魔,還連累老父張雙龍失去了家園,孤苦伶仃獨自過活。 張振順在獄中發誓日後做善事,最終如願逃過死刑,但令他遺憾的是,法庭下判前3週,75歲老父在醫院去世了,他不能申請出來送殯。

图片
當地居民發動籌款,為文晶舉行一場大法事,超度亡魂。

图片
死者父親蹲在一旁呆望着女兒的骨灰, 傷心欲絕,在旁的哥哥也在撿拾親妹的骨灰,場面令人心酸。

當年河邊的小木屋在案發後被警方封鎖,文晶被藏屍床底及肢解時,屋內有留下血跡,成為重要證據。當地居民為求文晶安息,破天荒合資請來9名高僧和5名道士,在兇案現場附近進行一場最盛大的超度儀式。

文晶一縷芳魂安息,但兇案現場沒人願意靠近,事隔十多年,木屋已坍塌成為荒地。已經年紀老邁的謝文晶父親謝仰義仍在當地生活,一名親人說,這名傷心的父親從未淡忘慘痛的回憶,事發後他經常失眠,還一度患上精神衰弱。如今,大家都不願在他面前重提往事,免得年事漸高的謝仰義再受刺激。

扣除假期後約服刑12年,張振順已經出獄。安順人都知道這起事件,但沒有人看過他回來,也沒有人願意看到他回來,只想讓一切都成為過去。